追忆自贡“出国画展第一人”画家孙维干 - 国画新闻 - 美术资讯 - E画廊
  您的位置:E画廊 -> 新闻资讯 -> 国画新闻 -> 信息内容


 

追忆自贡“出国画展第一人”画家孙维干

E画廊  Ehualang.com 时间:2019-4-29  频道:国画新闻  关键词:自贡“出国画展第一人”画家孙维干  来源:周云 
 

 

     孙维干(1906年6月26日——2001年10月5日)字荷庵,原籍成都,伯父做过知县,父亲任过小吏。孙维干幼时从父亲学“四书”、“千家诗”等,后入新式学堂学习。初中时喜欢绘画,临《芥子园画谱》、《点石斋画谱》等,深受亲友学校好评,有习作参加成都市学生书画比赛,作品在少城公园展出。初中毕业后教了一段时间的小学。
      1925年自贡川南盐务稽核所在成都招收职员,孙维干考取,来自贡工作,直到2001年去世。
新中国成立后,孙维干因任过民国时期川南盐务稽核所旧职而遭受不公正待遇,成为社会闲散人员,没能就业,生活无着。靠四处做临时工苟延生命。但仍坚持作画,无偿地辅导爱好美术的学生。
       十年浩劫过去的1983年,政府撤销对孙维干的错误处理,枷锁解除,使他重新焕发了艺术青春,四川省美协、省书协和江南诗词学会吸收他为会员。他以异常旺盛的激情,日以继夜投入书画创作,新作不断涌现,十八载寒暑,辛勤笔耕,直到去世。留世画作估计有7000余幅。
      1983年孙维干创作的国画《千山竞秀 万壑争流》参加了英国举办的国际绘画比赛,在伦敦联邦大厦展出三个月,为自贡画家作品出国展出第一人。
      1994年,孙维干的国画获“海外中国书画研究协会”在加拿大举办的“第二届枫叶奖”。孙维干的国画《盐都新貌》、《华岳雄姿》在西安参展。有作品流入南京、香港等地。
孙维干其人其事被收入《中国现代书法界名人辞典》、《中国民间名人录》、《世界名人录》。主要作品《盐都新貌》、《华岳雄姿》等。
 
                 画到休克前一日


                        ——追忆自贡“出国画展第一人”画家孙维干

 

       2016年6月26日,《“山高水长”纪念孙维干先生诞辰110周年——孙先生遗作及部份学生作品展》在自贡市南湖艺术厅展出。
       此次展览由何秀冰、王华伟等9位孙维干的学生发起,市文联主办、市文化艺术院、市书协、美协、诗词学会承办,市硬笔书协等相关单位协办。
2016年初春,孙维干弟子王华伟、陈福川、朱德崇、牛光岱、袁曰燊、李银祥、钟成明、张学礼、何秀冰9人,议定为怀念恩师,彰显先生的艺术成果、君子之风,薪火传承,他们拿出各自珍藏的先生作品,举办纪念先生诞辰110周年作品展。经过3个多月的紧张筹备,展览如期举行,展出孙维干遗作及部分学生书画作品119件,除40多幅为其学生,儿子及黄宗壤等嘉宾书画作品外,其余多数作品均属先生80高龄后的创作作品。其中,参展最早的一幅作品为1948年孙维干创作的书法长卷。
      当日开幕式上,市文联主席陈刚、市书协主席刘蕴瑜、我市著名书法家黄宗壤以及孙维干先生的学生代表王华伟分别讲话,对先生的艺术成果、君子之风给予了高度评价。
      孙维干活了96岁,可谓高寿了。他一生虽无惊天动地之绩,但他一生矢志不渝潜心创作,总是在不知疲倦的勤奋中度过的。
      孙维干曾刻有“画到休克前一日”、“画志未酬”两方闲章,被弟子们深为感动,也激励着后辈不忘初心,不辍前行。
1
      孙维干出身于成都一书香之家,从小聪慧好学,尤爱书画。一有时间便东涂西抹。芥子园、点石斋画谱翻得烂熟。十岁时随伯父郊游归来,即兴画出《锦江秀色图》,塾师及家人为之惊叹。家里窗心贴满了他画的兰,竹等,受到图画老师留日生林君墨的赞许。在林老师教导下,少年孙维干画艺明显提高。约在初中二年级时,成都市学生绘画比赛中,他的仕女画被选在少城公园长期展出。这更激励了少年孙维干的绘画热情,使他立下了此生要从事绘画的志向。
      1924年,正当十八岁的孙维干中学毕业,家庭衰败,必须自主谋生了。受进步青年罗伯辛的影响,他决心前往报考黄埔军校,但此事遭到祖母的坚决反对。为了生存,1925年报考自贡川南盐务稽核所被录取,从此来到自贡市工作。
      自贡画坛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异常活跃,先后产生过两个民间组织“戊辰书画社”和“朝晖画社”,艺术氛围浓厚,人才荟萃,远近闻名,领军一方。
       孙维干初来自贡时,便广结地方名家,如王松岩、孙尔嘉、张绍龄等,时相过从,学聚问辩,切磋艺事。公事之余孙维干仍自学绘画,毫不放弃。1928年参加了自贡著名画家王岩松组织的戊辰书画会,每周自带作品到文武庙互相观摩,并接受王岩松,王伯乔的指导。
在戊辰书画会活动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孙维干的画艺得到显著提高,同时还结识了许多书画界的朋友,其中尤以孙尔嘉,王同枢最为友好。后来王同枢考入盐局供职。孙维干与王的感情就更深厚了。
      1929年戊辰书画会停止活动后,孙维干与孙尔嘉,王同枢等人投资开设艺林装裱铺及朝晖画社。此后二十多年时间里孙维干常与孙尔嘉,王同枢在公余研究诗书画艺,或合作书画。
      孙维干独自在家的日子,照例每个星期日早上洗砚盘,画盘,早饭后画画直到晚饭前完成,然后把画挂起来,仔细端详。有时还要向孩子们,对他的画有什么意见?每天晚上阅读书画资料,或画幅小画。
       孙维干不打牌,不喝酒,不串门。时刻怀抱虚心态度向书画同仁学习,偶尔在街上经过一家裱画店,他都要走进去把裱的画仔细看看,记住别人的长处。随着孙维干绘画声名的传播,常有求画的人登门,他亦来者不拒。
      抗战期间,国内许多一流书画大家到自贡办展,作为盐局职员和自贡的地方名家,孙维干常被邀出席。他面对黄宾虹、徐悲鸿、张大千等大师的真迹潜心揣摩,尽摄精英,触类旁通,并得名家方旭的亲自指点、示范,受益终身。
      长期的研习,使孙维干画艺精进,更兼他诗书画印全能。他的画中,诗书画印组成有机的整体,尤如音乐中的交响乐章。
      孙维干于画,先学古人龚半千,王石谷,文徽明 蓝田叔,马、夏等,同时也学今人黄宾虹,张大千,傅抱石,关山月以及自贡的同事朋友等人,逐渐形成了自己特有的绘画风格。他的画路较宽,以山水,花鸟为主,有时也画人物,动物等,他年轻时学过一些素描,为画人物提供了基础,他画仕女、观音、自画像等,还用炭精画母亲、子女的头像,均能眉目传神。他画的猫、狮子,神情活现。孙维干曾撰写《谈山水画技法》一书,并精心画每一张插图。他90岁时还创造龟纹梅花皴,常用在他晚期的山水画中,更加形成自己独特的画风,即更加具有鲜明的个性精神的画风。
      孙维干于书法先从父学欧、彦二家,奠定了严谨的唐楷基础,后又上溯秦、汉篆隶及六朝碑版,尤其是遍临峄山碑、散氏盘、夏承、张迁、黑女、曹全诸碑,收益匪浅,并对家藏晚清名家王懿荣、谭石门等隶篆真迹潜心揣摩临习,又受当代李瑞清、曾农髯影响,还得名家方旭亲自指点亲授,因此形成了各体皆能、古藏秀逸,兼而有之的书风。孙维干在一生实践中逐渐形成各体皆能,古茂透逸兼有的书风,一生留存书法作品估计有2000余幅。
       少时,孙维干欣赏董其昌、仇十洲、唐六如、文征明、王石谷、王麓台和龚半千的山水,反复临摩,奠定了山水画基础。在戊辰书画社时,王松岩年已古稀,花卉山水人物均擅长,尤精于写意花鸟。孙尔嘉是诗书画印全能,享有盛誉的名家。孙维干在戊辰书画社以及后来的朝晖画社,通过与师友们的交往,画艺大进。使孙维干技法上具有王蒙、董源、巨然的繁茂华滋特点,而点拂勾斫,又用马远、夏圭的大斧劈皱法,气势雄奇多变,笔墨刚柔相济,又以篆隶笔法用于绘画,笔姿纵横浑厚。
       孙维干幼时启蒙识字,11岁始上了二年多的私塾,读了不少诗、书、易礼、春秋、尔雅、国策、十三经等,打下了做诗的基础和兴趣。他一生中,遇事常用诗来表达。他的书画作品中,大部分都题有诗句。画中有诗,意境深邃,耐人寻味。1983年被南京诗词学会接纳为会员,常在该会诗刊上发表诗词,收集成册,印有《孙维干诗选》(未正式出版)。孙维干一生中做诗估计3000余首。
       篆刻,孙维干初从浙派入手学习,学赵之谦、黄易等,同时兼师皖派,继而仿秦汉印鉥,自成一家,奏刀纯熟,趣味隽永。一生刻印数百方。
孙维干青年时代思想就比较活跃,倾向于开放进步一方。1930年参加盐局的游艺会,演出反封建话剧,并写文章抨击资本家地主剥削劳动人民的血汗来供自己享乐。
       1938年孙维干参加盐局的抗敌歌咏话剧团,每周在街头或郊区演话剧,唱抗战歌曲。此时经盐局同事郭昭明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孙维干所在小组先后在李石峰家里和王任远家里集中学习马列主义,特别学习毛主席的论持久战等著作。1939年因白色恐怖党组织转入地下活动,他便渐与组织失去联系。

2
       解放后,由于受“左”的影响,孙维干在政治上受到错误对待,失去公职,在街头为人画炭精像,为龚扇子画墨稿,在大安盐厂、自贡塑机厂当过美工。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孙维干的问题得到改正,焕发出艺术青春,书画新作不断问世。 
       1983年,政府撤销对孙维干的错误处理,枷锁解除,重新焕发了艺术青春,以异常旺盛的激情,日以继夜投入书画创作,新作品不断涌现,十八载寒暑,辛勤笔耕,直到去世。留世画作估计有七千余幅。
      历经磨难,孙维干的书法更加苍劲淳朴,篆刻奏刀纯熟,趣味隽永,他的书法作品参加了自贡市第一届书法展(1982年)、自贡内江书法联展(1983年)、自贡渡口书法联展(1986年)、民革川南五地市纪念孙中山诞辰120周年金石书画展(1986年)、龙岩自贡美术摄影书法联展(1987年)、川南四地市老少书展(1988年)。同时,还写出了《自贡书法绘画五十年》、《竹编圣手,巧夺天工———记四代名艺人龚扇子》、《忆俪霞阁主孙尔嘉论画》等文章。存有诗词87首,《自贡百年诗存》选有他15首诗词。  
      孙维干一生清贫,蜗居自流井区天花井一斗室,自名“天花画室”。在这小小画室,他与自贡书画同行纵论诗书画印;在这小小画室,他为学生认真点评,挥毫示范。比跟不错,风雨兼程。
       我市著名画家朱时昔回忆说:孙老没长辈、名人架子,见面后总叫人给他的作品提意见,90岁时还咨询我他的作品该怎样创新。1998年我办个人画展,孙老还特地来观展,给我极大鼓励。
       孙维干爱生如子,辅导学生相当认真,且不取分文。一周上一次课,缺了课他会写信来问为什么缺课,是不是病了?他对学生的习作总是认真讲评,挥毫示范,直到学生掌握为止。孙老乐于接受意见,即使是学生提错了的意见,他也不当面反对,非常谦逊好学。 
    孙维干一生命运多舛,吃了许多苦头,但他从不抱怨,而是抓紧时间创作,争取多出好作品。90岁以后,他仍然坚持每天作画一小时以上。孙维干刻有两方闲章:“画志未酬”、“画到休克前一日”,表达了他在自传《我的一生》中所述“一要进一步钻研提高书画技艺水平;二要希望能多向一些青年和一些爱好书画的朋友共同学习共同前进;三要希望能够有力量为人民做一点有益的事情”。袒露出一位老艺术家对生活的热爱,对艺术的执着之心。
       晚年,孙维干对他从年轻时参加工作来到自贡,就此落脚生根并不后悔。他曾深情地说:“家在龙峰山(即龙凤山)下,朝夕呼吸岚气烟霞,依傍青山绿水,如赤子之依慈母。六十年来,自贡已成了我的第二故乡!”
       孙维干将他对“第二故乡”的热爱,融入到了对自贡山山水水的相亲相拥,先后倾情创作了《龙峰瑞雪》、《龙峰山远眺唤鱼池》、《松涛声里见双山(即一对山)》、《人在大安寨上行》、《一泓春水泛渔舟》、《天池山色》等一系列描绘盐都风物的山水佳作,并成为一种美好的记录和时代的缩写,其笔墨刚柔相济,笔姿纵横浑厚,深得三昧之法。
      孙维干擅长于绘画,于书法、篆刻、诗词也颇见功夫,他的书法晚年主要以苍劲淳朴的篆、隶行世;篆刻则初以从浙派入手,学赵之谦、黄易等,兼师皖派,继而仿秦汉印鉥,自成一家,奏刀纯熟,趣味隽永。
       在九十岁时,他还于市盐业历史博物馆举办了个人画展,成为自贡市画家办展中年龄最高的一位,引起轰动,好评如潮。
由于工作、经济等原因,孙维干青壮年时未能远游名山大川,但他本着居于何地就画何地山水的原则。多年来以饱含激情的笔墨画出了一系列描绘盐都风貌的画,其中《盐都新貌》、《人在大安寨上行》1964年在西安艺术馆展出七天。
       画展结束时艺术馆负责人说:“群众看了老先生的画反映说‘老先生热爱自贡,他的传统功力深厚得很’”
       解放后,由于“左”的影响,他在政治上受到错误处理,被迫放下画笔,他在长达27年之久的时间几乎被剥夺了作画的权利。正当年富力强、艺术素养日益深厚之际,却不能从事书画创作,这是何等遗憾苦痛的事,但他从不怨天尤人,以豁达坦然的胸襟苦捱着艰难苦涩的生活。
      80年代,孙维干以古稀之年,劫后之身,重新焕发出艺术青春,以只争朝夕的精神,无比旺盛的创作热情,日以继夜,不断创出佳作,歌颂美好的社会主义,歌颂美丽的大好山河。他的书画在自贡、内江、西安、北京、河南、山西、香港等各地展出并获奖,同时在多种报刊上发表,特别是1983年他创作的《千山竞秀、万壑争流》参加了英国举办的国际绘画比赛,入选在伦敦联邦大厦展出三个月、饮誉泰西;1994年他的画被选入加拿大海外中国书画研究会举办的画展并获枫叶奖,为自贡人民争了光。九十岁画展,轰动盐城,好评如潮。作品被万扇堂美术馆收藏。
       六十年春风秋雨,自贡已成了孙维干的第二故乡!”孙维干将他对“第二故乡”的热爱,融入到了对自贡山山水水的相亲相拥,先后倾情创作了《龙峰瑞雪》、《龙峰山远眺唤鱼池》、《松涛声里见双山(即一对山)》、《人在大安寨上行》、《一泓春水泛渔舟》、《天池山色》等一系列描绘盐都风物的山水佳作,并成为一种美好的记录和时代的缩写,其笔墨刚柔相济,笔姿纵横浑厚,颇见功力,趣味隽永。
       2016年端午节前三日之夜,著名书画家黄宗壤感念孙维干先生诞辰110周年写下了《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一文:
       孙维干先生是吾乡画坛德高望重的耆宿,他以西蜀人氏而客居自贡有年,交游甚广,并早在上世纪20年代末就参与了自流井的戊辰书画会。先生以九十多岁的遐龄,一生中亲历和见证了盐都自贡在民国和共和国两个时代书画艺术的状况。晚岁,他于绘事之余还凭借详实而准确的回忆,发而为文,为后世提供了有关自贡书画发展的难得的史料。这一点恐怕是其他老先生所未能做到的。
       先生一生中也曾为“飘瓦”所伤,坎坷半世,到生活相对安定,已至耄耋晚年。而他能泰然处之,赁居天花井陋巷,重操绘事,善待门徒,与世无争,春风蔼然,人不知而不愠,一派达人知命的古君子风!
      但先生非自闭于时代者也,他在恪守传统的同时也关注画坛的动向,力求使自己的作品笔墨当随时代。尽管先生每以此身从未出蜀(晚年才到过陕西)、未能壮游名山大川为憾事,但他坚持写眼前之景,抒心中之情,为后世留下了大量既有传统功力又有川南特色和时代气息的绘画佳作以及书法篆刻和诗词作品。他还带出了不少弟子,其中的佼佼者在山水画方面已达到相当的造诣。
       我虽然是学西画出身,且识荆较晚(80年代初同赴峨眉山写生时在报国寺客房才初识先生),但订交以来,先生的为人为艺使我受教良多。先生在市书法家协会为他主办九十岁个人书画展的开幕式上即席亲致答谢辞,其成都口音之悦耳、其中气之十足、声音之洪亮,至今犹萦绕耳际;而先生自撰自刻的一方闲章,其文曰:“画到休克前一日”,更使我和他的弟子们深为感动并引为激励自己继续前行的动力。

 
 
[ 编辑:美术中国 ] [ 论坛讨论 ] [ 打印本页 ] [ 关闭本页 ]
 
 

版权所有 EHUALANG.com 机构:黑白斋文化 咨询:18990031037 13038100810 0813-2206593 E-mail:465892122@qq.com 408314108@qq.com
Copyright © 2007-2014 www.EHUALANG.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7503421号 自贡网站建设聚人网络